发布时间:2015-04-09      浏览次数:2713

 

话机随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午间休息,欧晔在阅报室秀 “苹果”新手机,眉开眼笑很是开心,同仁们就调侃她:iPhone6 已经落伍啦,新款的iPhone7都已经嗮出来了!欧晔说,没关系,iPhone7让我老公去买,到时我跟他换。估计不用等多久,又会掀起一阵新的“苹果”潮,老美将被果粉们用银子再次砸晕。

    闲聊中,发现在场的人就有三部“iphone6 ”,两部“iphone5”,一部“iphone4”。若非本人因惧怕“苹果”功能太多操作误事,还是抱着相对简易的“诺基亚”不放,可能也会买个“苹果”尝一尝,让乔布斯笑醒过来。

    说起从前我们有急事打个电话之难,几个“九零”后怀疑地 说:“你在讲故事的吧?”

    “不是讲故事,这是真实存在过的事啊!”

   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,我们公司前身----矿机厂刚创建,那时通讯条件差,全厂就门口值班室安装了一部电话机,谁要有个急事,只有到那去打电话。

    那时候的话机粗笨,颜色漆黑,音叉上的听筒尤如一只哑铃。打电话时,左手按住上面听筒,右手捏住侧边小摇把,叽里咕噜摇上个几圈,然后提起话筒,抵在耳朵上,用娴熟的“文革”语言:“毛主席万岁!请转XXX。”

    话线另一端,邮电局女话务员干巴巴回应道:“为人民服务!你的电话号码、单位?”

    “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!2154,矿山公司机修厂。”

     过一会儿,电话通了,你讲话;没通,话务员告诉你:“要斗私批修!对方没人接。”嘟嘟……电话忙音顿起。赶紧核实对方单位、电话号码无误,重新拨打。假如这个电话连打二次都不通,你趁早作罢,因为话务员再不会理睬你,除非耐心等过一段时间后,或者刚巧她们交接班,另换了话务员。

    到八十年代,厂里的业务忙起来,办公室也安装了电话,全厂就有了两部电话。此时的话机已更新为转盘式的了,办公室一只红颜色,值班室一只蓝颜色,比摇把儿的话机时髦多了,电话也从四位数窜到了六位数,似乎改革开放的浪潮一下子就把我们推进到了现代化的门槛。话筒提起来,将一手指伸进座机的数字孔,把对方电话号码转圈儿拨完,电话通了,你请他帮忙找人听电话,然后耐心的等待。若此公厚道,帮你把要找的人找来了,你就通话;若此公油滑,不帮忙你一点辙都没有,只好过会儿再打着试试,企盼下次遇到个好人,帮忙完成找人的“义务”。

    到了九十年代,话机又进步到了揿钮的了,式样繁多、漂亮,色彩纷呈,让人爱不释手。此时厂里电话已有十多部,想通话,看哪部话机空着,提起来打就是,“哒哒哒哒哒哒哒”连续把对方话机七个号揿完,虽然十分方便,但还得有热心人接听并帮助叫人。

    转眼间,我们进入新世纪,手机开始普及,它日渐成为咱老百姓的生活必需品,通讯联系之快捷、便利无法形容。大事小事,有事无事,随处可见煲电话粥的,乃至成为都市里和乡村的一道风景线。

    企业改制以后,随着实力的壮大和业务的发展,我们公司给每个管理人员都配上了电脑,在座机、手机的共同配合下,办公实现了网络化,生产管理、绘图打印、联系客户、通联营销、布展广告、视屏会议等等。操作手机和电脑获取各种信息,已成为大家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。

    现如今我们人人有手机,有的甚至掌控几部,随时随地与外界保持联络互动,座机日渐式微的几乎成了摆设。此时的手机也不再仅仅是通话的工具,还有着微信、阅读、理财、购物、游戏、视屏、导航、拍照、照明等等许多的功能,简直就是一台移动的小电脑。拜现代高科技的飞速发展所赐,四十多年前的人们,估计做梦也想不到:今天的地球是如此之小,乃至太平洋彼岸一声咳嗽,会震动太平洋此岸我们的耳蜗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供稿:中材装备集团有限公司   刘长悦

 

 
京ICP备13041830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04号
主办单位:中国勘察设计协会
地    址:北京海淀区马神庙1号    
邮    编:100840
联系电话:010-88023401
传    真:010-88024145
E-mail:zgkcsjxh@sina.com
承办单位:北京建设信源资讯有限公司
地    址:北京市车公庄西路乙19号华通大厦B座北段5层  
邮    编:100048
联系电话:010-88018260转805
传    真:010-88018260转808
E-mail:ccir2011@126.com